揭秘娱乐圈狗仔:曾扒出郭德纲贪污公款

时间:2018-07-26   作者:丨   来源:未知
 

  卓伟第一次以狗仔队的方式面对的是王菲和李亚鹏。当时他听说王菲和李亚鹏谈恋爱,因为不知道他们都住在哪里,就四处打听,得知他们经常去女人街星吧路的一个酒吧。“酒吧的服务员说他们是经常来这里,我告诉他说下次他们再来马上给我打来电话。结果当天晚上零点,服务员就给我打电话说,说王菲、李亚鹏还有赵薇、韩红都来了,我们一听马上就奔过去。但是当天他们警惕性特别高,好像怀疑有人盯着,最后王菲跟李亚鹏出门的时候没有拍好,两个人分别坐两辆车走的。后来我就跟着李亚鹏,到了他住的别墅。那个时候北京也没有狗仔队,明星也不像现在家里有好几辆车,那个时候家里只有一辆车,警惕性也没有现在高。结果跟到李亚鹏家了,接下来才展开跟踪,然后跟了他有半个月,发现有一天李亚鹏去机场接王菲,然后就拍到了。后来又拍到李亚鹏跟王菲从别墅出来,去丽都饭店喝下午茶。”卓伟回忆说。

  辛苦,奔波,有时甚至还要冒着危险,还不被人理解,这是狗仔队要面对的。卓伟也不例外,再热爱这份工作,也会有疲惫的时候。“绝望、虚无、疲惫,甚至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做得没有价值,这些肯定都有过,关键就是得靠自己去调节。我从书上来找一些启示,找一些可以让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我看过一篇文章叫《为时迁鸣不平》,那篇文章说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时迁排在倒数第二位,但是他说时迁的功劳比那些排在前面的人都大。三打祝家庄,时迁进入了祝家庄,把那些坑都标上了记号,才打下来。打大名府,时迁进了大名府,火烧翠云楼,里应外合才打下来。时迁盗甲骗徐宁上山,才破了连环马。有些人,比如关胜之类都排在前面,但是他们有什么战绩呢?没有写。要是按照战功和战绩,时迁不应该排在最后几名,他应该还得排在三十六天罡,而且还得是靠前的。为什么要把他排在倒数那几名呢?就是因为时迁是一个鸡鸣狗盗之徒,他采取的手段都是非常规手段,这对于时迁来讲是不公正的。战争不在乎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因为兵不厌诈,它在乎的是结果。在中国人传统道德观念里面,肯定是带有某些偏见的。但对于记者来讲,不管是采取什么手段,只要你的手段不违法,我做到新闻才是第一位,才是最重要的。梁启超李鸿章: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你要是天天去跑会,天天去发会稿,没有人会骂你。”一转眼,卓伟的狗仔队生涯已有十余年。“我们也是一步一步,一路坎坷艰辛走过来的。”卓伟说。

  过去,即使是靠一些公开的新闻报道分析明星的行踪,也常常会扑空,卓伟说他有过盯了人家好几天,后来才知道人家早就不在北京了的情况。“现在有了微博,能给我们提供很多信息,查查微博,大概能知道他们在哪里。”

  由于当时的电影大片在宣传推广之前,演员的造型设计都保密,这就给卓伟提供了机会,你不是保密吗,那我给你解密。卓伟和冯科俩人联手去偷拍剧照。

  《明星周刊》并没有存在多久,很快停刊了。冯科去了新浪,卓伟去了《新京报》。在《新京报》工作,第一次让卓伟感觉到疲惫。在报社他也没有固定要跑的口,领导就是告诉他去做调查新闻,做独家新闻。用狗仔队的手段做日报新闻,而且还没有专门跟他的摄影记者,这让卓伟有些吃不消。那时,卓伟在跟踪的时候有些绝望。他说:“记得有一次,有人传言陈建斌蒋勤勤家暴,后来又说蒋勤勤怀孕了。我打听到蒋勤勤家住址,就来到蒋勤勤家小区门口。我也进不去,就在门口等着,觉得非常不靠谱。但是我心里有那么一线希望,出来进去的车我就看,粤ICP备65222498号-1。看车里的人是不是蒋勤勤和陈建斌。我当时那种心理是特别无助,只知道人家可能在里面住,但你也不知道人家开什么车,不知道人家住的哪一栋楼,别墅你又进不去,你只能靠进出的车在那里看。后来我给冯科打电话,让他过来接着盯,我当时觉得特别无助。实际上,我这个人有点拗脾气,越是有人骂我,我就越要去干。很多人觉得我这个事情无聊,没意思,那我也要去干。别的记者舒舒服服去跑会拿红包,我就做这个新闻。我觉得我的新闻比他们的有价值,我培养出来的能力经验是我自己的,我就不相信他们会跑一辈子。而且我总说,当以后回顾自己职业经历的时候,我肯定会说哪条新闻是我做的,他们总不能跟别人说我参加了100个发布会,拿了100个红包吧?所以我这么多年能坚持下来,就是源于对这一份职业的热爱和追求。”

  盯什么人、怎么盯,是有讲究的。首先,这个明星要有一定关注度,这样拍出来的新闻才有轰动效果。其次,要时时刻刻留意他们的新闻动态,一些常规报道成了卓伟下手的参考信息。甚至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也得当回事去分析。他举例说:“有传言说赵薇跟王励勤好了,但没有人拍到过照片,我知道她家的住址和车的型号、车牌号,跟着赵薇回了她的家,但是盯了几天没有发现新情况,上网一看新闻,才知道王励勤在外面打比赛,要29日才回北京,我们在29日去赵薇家盯,就拍到了他们。前段时间听说汪峰和章子怡好上了,我们盯了20多天才拍到。”

  在《新京报》工作期间,卓伟发现他和报纸的风格越来越不相容,他喜欢用偷拍跟踪的方式报道八卦新闻,所以工作不到一年,他便辞职去了《南都娱乐周刊》。在《新京报》工作期间,卓伟慢慢积累了一些经验和资源,在他的眼里,一幅完整的北京娱乐明星地形图慢慢被勾勒出来。卓伟说:“娱乐圈开新闻发布会,我都会去,要是以前没有盯过的明星,我就会跟着他回家,这个人住哪儿、车牌号是多少,一点一点就积累起来了,后来形成一个系统的资料库,之后他们住址、车牌更新,我的资料库也会随着更新。”

  在《新京报》,卓伟做的最轰动的一件事就是他的一篇报道惹怒了窦唯,窦唯跑到报社楼下把编辑的车给烧了,为此窦唯受到了行政拘留处罚。谈到这篇报道,卓伟说:“当时我看到窦唯接受采访时说唐朝乐队主唱丁武玩处女,我就采访了丁武的太太。她说让窦唯去精神病院看看病。那时窦唯跟高原离婚了,窦唯说高原找他要百万赡养费。实际上,高原根本没有找他要钱,他也没钱,一个月就给高原500块钱生活费,而且他们结了婚以后住的还是高原的房子。所以高原看到他的表态就特别生气,有一个朋友找我说,高原愿意接受我采访。后来可能她还有顾虑就没有接受采访。我说我写点问题通过电子邮件采访,她后来是通过电子邮件回答了几个问题,我登在了报纸上。我觉得把采访对象逼急了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你是假报道把人给逼急了;另一种可能是你是真报道,但你触动了他的痛处,把他给逼急了。”

  在《新京报》做记者的时候,正值郭德纲蹿红。卓伟觉得很奇怪,自己是天津人,也喜欢听相声,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郭德纲呢?于是卓伟就去天津调查,才知道郭德纲曾在天津红桥文化馆工作过。“我发现他从来不提他在天津的事情,直觉告诉我这里面有点问题。所以我就去天津红桥文化馆,找到文化馆的干部,后来知道他曾经拜杨志刚为师。通过调查发现,他曾经在单位贪污公款。当时是九几年,他师父是馆长,单位装修,师父给他钱去买装修材料,他就从中拿了大概1万块钱,差点被红桥文化馆开除,后来是他师父和他爸爸给保下来了。后来郭德纲离开了文化馆。”

  最让卓伟感到遗憾的是他没有拍到王菲和李亚鹏离婚。当时他在微博上看到他们俩去乌鲁木齐参加一个公益活动,卓伟凭直觉判断不像是参加公益活动,肯定有什么事情,便准备去一趟乌鲁木齐。就在这时,汪峰的经纪公司找到他,希望不要发汪峰和章子怡恋爱的稿子,这件事把卓伟绊住了。“结果汪峰13日在微博上自己爆出离婚的消息,他要不是知道我们拍到他和章子怡的事情,他能自己爆出离婚的消息吗?他也知道压不住了,早晚要爆出来,所以他先爆出来自己离婚。”结果,他既没有拍到王菲和李亚鹏,也没有提前把汪峰和章子怡恋爱的消息发出来。

  王菲和李亚鹏的恋情第一次通过媒体曝光,引来不少争议。卓伟说:“与现在相比,那时我们的经验特别少,资源特别少,所以干得也特别艰难。然后出了一篇新闻,人家还骂你,说你真无聊,为什么不去盯盯贪官,天天跟在明星后面转之类的话。但现在我发现有一个可喜的变化,我也经常看网上的留言跟帖,发现骂我们的人少了,不像以前,我们做一个跟拍八卦出来,很多人骂你。现在也有人会说你无聊、可耻,但是明显地减少了。人们对这种新闻也开始一点点接受了。”开始,卓伟并不是每次都像拍到王菲和李亚鹏那样幸运,有很长时间他出门后不知道该到哪里找明星,所以,最初他只能去偷拍一些电影大片的剧照。

  每一条爆炸性娱乐新闻的爆出,背后都有一段漫长甚至麻烦的等待。当初卓伟盯夏雨和高圆圆,前后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当时,卓伟知道高圆圆和张亚东分手了,夏雨和袁泉也分手了,恰好这时夏雨和高圆圆排演孟京辉的话剧《艳遇》,卓伟感觉这俩人会有事儿,决定先盯高圆圆,看看她有没有新男友。他和冯科去地安门国家话剧院排练场等候,结果冯科上厕所时碰上了高圆圆。当排练结束后,俩人便跟着高圆圆离开了排练场。路上,他们发现后面有车在跟踪他们。没一会儿高圆圆给冯科打电话,说她现在还没男友,别盯了。冯科脸皮儿薄,就说别盯了。卓伟说,那咱们去盯夏雨。

  有一天,有个人要在北京厂桥、新街口、平安里和后海一带方圆几平方公里居住着几十万人的地区找一个人,要找的人是李连杰的前妻,满大街打听李连杰前妻的人叫卓伟。卓伟第一次以狗仔队的方式拍到王菲与李亚鹏卓伟第一次以狗仔队的方式面对的是王菲和李亚鹏。

  还有一件事,也让卓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文开头说他曾经在方圆几公里的区域内寻找李连杰的前妻未果。当卓伟看了李连杰演的电影《霍元甲》后,他发现按电影叙述,霍元甲没有后代了。但他知道霍元甲的后代就在天津的小南河,卓伟便去采访霍元甲的孙子。结果霍家把李连杰给告了。后来有人把李连杰的前岳父岳母介绍给卓伟。之前卓伟想找到李连杰的前妻,是因为李连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离婚时把房子和存款留给前妻了,卓伟总觉得里面有问题,当他找到李连杰的前岳父后,终于搞清楚李连杰在离婚时并没有给前妻留下存款,房子是贷款买的,后来被银行收回去了。

  大概是以前有过失实报道的教训,所以卓伟在写每一篇报道时都很慎重,要做到有图有真相。但是关于他的非议一直没有停止过。他说:“我发现那些名人都有一点毛病,总觉得别人好像要害他们,他们有两种最典型的心态:一种是受迫害妄想症;还有一种是认为别人总是要借他炒作。很多照片都是我们自己现场拍的,被拍的两个人有一方是名气比较大的大腕,另一方可能就不太有名。实际上我们跟谁都不认识。总有人认为是一方安排我们去拍的,想借他炒作。这种事我不干。”

  “当时我们不知道高圆圆住哪儿、开什么车,也不知道夏雨住哪儿、开什么车,都是这么盯出来的,积累出来的。最后终于盯出结果,这个时间跨度是两个多月。话剧《艳遇》终于在保利剧院公演了,演出结束我说再盯盯夏雨,然后就看见高圆圆上了夏雨的车,他们一块儿开车到了簋街,后来剧组别的人也来了,大家在一起吃饭。我跟冯科说,你说一会儿吃完饭,高圆圆会不会去夏雨家?冯科还说,这怎么可能呢。因为没有任何迹象嘛。结果吃到半截儿的时候,高圆圆的助理开车来了,接上高圆圆先走了。高圆圆家在西边,夏雨家在东边。我说如果她的车朝西边走,咱就不跟了,如果她的车朝东边走,咱们就跟。结果她的车真的朝东边走了”

  接着,卓伟和冯科如法炮制去横店拍《无极》现场。在拍摄王在城楼上被射死的那场戏,剧组搭了一个王城,并且把王城封了起来。如果想拍到现场演员,必须翻过城墙,从高处拍摄。“因为皇宫的城墙非常高,我们弄个梯子,每天凌晨四五点钟爬上城墙,上面有个角楼,爬到角楼上能看到他们搭的王城,然后拍下来。后来《无极》上映宣传的时候,陈凯歌说他们看到偷拍的照片了,出来以后就想这个是怎么拍的呢?看角度应该就是在那个角楼上。结果工作人员上去发现有易拉罐、丢弃的军大衣。陈凯歌说不知道是可气还是可敬,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得冯科还挺感动。”最初,卓伟只是想做一个记者,却误打误撞做上了狗仔队。当他成了狗仔队,别人这样称呼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和别的记者有些不同了。他写的新闻通过媒体发表后,让他很有成就感,他说:“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自己很有成就感。我就是觉得,那么多报纸千方百计想做做不到,但我们能拍到、做到。”

  电影《十面埋伏》在北影厂拍摄内景时,卓伟有了机会去“探班”。头一天,他和冯科去摄影棚里把地形勘察了一遍。“他们在摄影棚里搭了一个妓院,摄影棚有几层楼高,但有铁的扶梯,上面有各种管道。如果要在摄影棚里面拍,只能在上面的管道中埋伏下来,居高临下地拍。冯科跟香港的狗仔约好第二天一起过来。但第二天早晨,他给香港记者打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就自己去了。他换了一身衣服,像个剧组人员,晃晃悠悠,当时现场正忙弄灯光搬道具,也没有人注意他,他就混进去爬上管道,在上面他看到了那个香港的狗仔队。章子怡刘德华的造型都给拍到了。”

上一篇:胡歌小号嘹亮的小号毁三观 胡歌周楚楚激吻周楚   下一篇:万人豆腐宴”民众分食7千斤“八卦”豆腐_高清图